終於拿到勞動手冊和退工單了,我終於能夠大吼一聲,阿拉是自由身!!!

說到這個做了一個半月多兩個月不到的工作,實在是既傷身又傷神,忍不住來個樹洞,於是有興趣的請往下看,沒有興趣的可以關掉。說到這個讓我痛苦的工作,我感覺還是我自己的犯錯占了很大一部份←開始自我反省。

 

這份工作來的也很奇妙,6月中,在我已經在家晃悠三個月不到的時間,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説是想找個對AUDIO非常熟的人做某個項目的LEADER,我拒絕了,因為那個時候我正好拿到一個口頭OFFER,而且我對AUDIO并不熟,電話里那個人知道了我有份OFFER和OFFER的工資后,非常輕蔑的來了句,我們的價格絕對比這個要高很多。←這點讓我後來猶豫了很久到底去哪裡工作OTL
但是電話里我還是婉拒了,因為我覺得我對AUDIO並不熟。之後搞笑的事情來了,一個小時候收到個電話説他是XX公司的,要測試一下我的日語。我囧,告訴她我已經拒絕了所以不用來測試了。一個半小時后XX公司北京部的人打電話來繼續和我將有份AUDIO的工作你要不要來面試OTL
在這種輪番攻勢中我……還是堅持拒絕了。
於是又過了一個月,口頭OFFER果然是口頭的,於是阿拉很失落,這個時候XX公司又來電話了,還是第一次的那個人,強烈建議我去面試,我説我真沒經驗,於是她提出有培訓,最終我答應面試。

於是記得很清楚那天是我的生日,在39度高溫我去那裡進行了面試,面試結果我自己不滿意,因為我發現這是家外包公司,而他要派我去做的工作也不是AUDIO而是DVD,我表示我對PC上的軟件很熟悉,而對產品不熟悉。原本以為無望了,結果第三天他們就電話來説我通過了要我馬上去談工資。
↑於是我接連做了兩個讓我後悔了一個月的決定,我答應去談工資了,而且還不小心説出了我沒有工作。
於是工資價格馬上就下來了還不如我那個口頭OFFER的,而且在我確定到底是做CASE還是做LEADER的時候,人事部經理一改之前的LEADER的承諾,而變成了暫時以軟件工程師入職的情況。於是我做了第二件錯誤決定,他坐地起價我卻沒有漫天要價,於是簽下了“不平等條約”。

我還記得報到那天是722日全食日,我在公司那幢小樓的天臺上感受完了10分鐘體驗一日一夜后,冒著大雨我被送到了S社。所謂的培訓變成了入職培訓,而那個入職培訓也因為帶我的人上午體檢於是什麽都沒做直接去了外派公司。
之後我就感覺一個人被孤零零的丟在那裡,除了月底會有人打電話問我考勤外基本沒有人來理我,唯一一次打電話問我怎麼樣是因為我先打過去的……

然後就來説一下給了我那麼大衝擊的外派公司。
這是一家非常大日資公司,產品涉及到很多領域,相信每家每戶都有他家的產品,雖然有的人知道是哪裡有的人能猜出是哪裡但是阿拉還是隱晦的叫他一聲S社。

S社的外表很好看,前臺很漂亮,很有氣勢,很……高科技,但是一進入“辦公室”我就有種想哭的感覺。這個不能算是一個辦公室,只能算是一個實驗室,一間很大的屋子內放了好幾個桌子,桌子上堆放了各種機械,包可以放在門口的櫃子內上鎖←這個讓我想到超市購物的行李存放箱,但是基本上都是拖個凳子放在邊上這種。比起辦公室,這更像那種工廠的現場辦公場所,我頓時覺得我有種倒退到4年前的感覺,想哭。

工作很是繁忙,事情非常之多做8個小時會有種做了16個小時的疲累感,強度非常高,但是説現在的形勢不好,工作都很辛苦,這點苦如果不能忍受就是我的能力不夠,但是S社的正社員呢?
我入S社三天就開始帶項目了,從什麽都不懂從零開始我馬上就接手了,某日領導和我説接下來會有個休完產假的S社社員來做我的上司,日語也不錯,可以和我一起承擔項目的管理工作。於是我很高興,終於可以鬆口氣了,但是事實讓我大跌眼鏡。除了和日方開會第一天她説了句初次見面后其她基本沒有説過日語,要給日方寫信基本就是“你寫信給誰告訴他…”,唯一寫過一封日語信還要我來CHECK一記OTL
這也就算了,讓我無法忍受的是,一個月來她始終無法融入這個項目!每天開早會彙報進度她一片茫然,每天就知道拿了個產品在那邊戳啊戳,戳了一個月也沒戳出道道來,既沒有什麽有效的改善案也沒有分擔起管理任務,一整個不知道幹嘛的,偶爾還在我們趕任務的時候來句:哎~文件里寫的XX是什麽東西?你們都幫我找找。←天啊我們在趕進度啊,天天加班啊,你有什麽東西要找自己找一下啊你是有哺乳假早走一個小時我們可是有任務在身不做完不能走啊!

後來隨著漸漸的熟悉我更發現了一些我和S社存在衝突的地方:
1、公司到處是門禁,到處要刷卡,到處都是攝像頭
2、外注員工的卡只能刷卡自己辦公室的門該走哪裡就走哪裡。
3、外注員工不准上網、不准帶自己U盤進入,不准在實驗室打電話。
↑當然門禁這東西不是針對阿拉的,這個是用來防盜的,阿拉理解。上網這些S社自己員工沒有這些規定,而且S社給員工發小靈通的。不過阿拉是外注,S社怕資料外漏也是應該的,阿拉理解。
但是理解不代表我能夠接受,我無法接受阿拉在忙忙碌碌工作的時候S社自己員工在那邊上網聊天,我無法接受爲什麽我連打印工作的文件都需要轉發給S社人員才能打印。
不能上網這東西阿拉一開始還在叫叫,之後也就沒時間了,每天滿打滿算基本沒有喘口氣的時間,加班更加是常事。

不過幸運的是我的另一個上司是個不錯的人,而且她是我以前公司的上司,我們之間非常熟悉非常信任,她把工作給我做很放心,我也瞭解她的想法。但是她并不能改善我對S社、對S社其他社員的看法。
我的五個手下都是其他外注公司進來的,原本我還怕因為不是同一個公司而管理不好,但是一個月下來,我完全和他們打成一片,原本沉悶的小組也變得有説有笑工作更有效率。但是S社的人我始終無法和他們打成一片,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原因還是什麼原因,但是今天我遇到了另一個外派去S社然後被迫離職的人聊了幾句,他也説S社員工對外的態度有點那個,看來不是我一個人的看法。

吐槽了那麼多,我也終於忍不住,終於提交了辭職報告,之後又是一段讓我頭大的經歷了,以後有時間繼續吐槽吧,不過既然已經圓滿解決估計我也沒有繼續吐槽的心了。
我終於自由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喜歡上S社的產品了,即使我在用他家的產品……